【金陵晚报报道】承担着十运会主会场的重任,奥体中心的体育场和训练场的草皮铺设已基本完成。记者日前在奥体中心看到,从日本进口的结缕草已是一片绿意。有关负责人介绍,由于考虑到结缕草属于暖地型草种,天冷时容易枯黄,为了达到四季见绿的效果,计划明年夏季再播种高羊茅等冷地型草种,整个草坪将采用9个草种混播。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的李建龙教授却对此提出了担心:“过多的草种混播会引起草场杂化,因为各种草的侵入性不同,生长能力也不同,时间一长,草坪就会高高低低,不仅难看,而且也影响运动比赛的进行,不出一两年,草坪就会荒废掉了。”李教授还指出,体育草坪“三分种,七分养”,如果对后期的养护重视得少,曾经在亚运会场馆、上海八运会场馆发生的草皮荒废的一幕会在南京上演。不过,如果有补救的措施,现在注意还为时不晚。

奥体中心200万铺设草皮据了解,体育场是奥体中心的主要场所,将来这里将进行“十运会”的田径及足球项目的所有比赛。记者昨天看到,目前该场地中央已经出现一大片草坪。奥体中心指挥部李工介绍说:“现在用的是日本结缕草进口草种做的。因为它比较细腻,弹性比较好,耐热性比较好,是暖地型草皮。”据了解,目前奥体中心的主会场和足球场都已经播种了日本结缕草,总面积8000平方米,造价近200万元。李工介绍,结缕草是耐热型草种,适合夏天生长,而每年的11月到次年4月就会枯黄。为了达到草皮四季常绿的效果,冬天过去以后,还将在草皮里面补种黑麦草等其它8种草种。

专家质疑:品种过多草坪容易杂化有着丰富草场建设经验的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李建龙教授,对于目前国内运动场的草场问题非常关注,他说,亚运会场馆的硬件设施要比工人体育场好得多,但是亚运会以后很快就荒废了,大型的比赛主要在工人体育场进行,原因在于那里的草场没有建设管护好。一个草场有时关系着一个体育场的生命力。关于南京奥体中心草场的建设,李教授对于8个品种的补播以及进口的结缕草都有话要说,李教授说,“其实在中国青岛就有国产的中华结缕草,对南京气候的适应性要比进口的结缕草好得多,现在我们的草坪种植太过盲目洋品种了。”“8个品种的补种更加不合适”,李建龙举了个例子,先种的植物已经长起来了,再往里面补种,能长出苗吗,更何况还是在夏季补种冷地型的品种,小苗一出就蔫了。南京地处亚热带,但却没有一个品种“既可以抗热又抗冷”,李教授说,克服这个问题只能混播,但是搞混播配方不能多,多了以后容易出现杂化,退化和演替,一个是不均匀,另外一个是持续时间不长,花大价钱铺设草坪,运动会以后不久很有可能就成了摆设。

草坪铺设品种不宜多过4种目前国内的甲A足球场经常黄土裸露,专家认为,这是因为在铺设草皮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品种的选择、搭配,后期又在养护上少下工夫。李建龙说,草坪草同其它植物一样具有自身的生长周期,自然运行法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转移的,暖季型草坪草在低温时休眠,冷季型草坪草在高温、干旱时休眠。一个合格的草坪,既耐高温、耐严寒,又耐阴、耐干旱,且耐贫瘠、耐盐碱,还耐践踏、抗病虫害,四季皆绿,美观漂亮,因此一个品种的草不能满足要求,经常需要混播,但是混播的品种不宜超过4种。在南京适宜的品种有中华结缕草,狗牙根,凌志高羊茅,另外还要考虑到体育场解决观众的遮阴问题,草坪阳光可能不够,需要种植少量剪股颖等耐阴品种,而且各个品种的百分比非常讲究,得根据其生产能力来确定,这样才能给草场多年使用提供前提保证。

草坪后期养护才是关键目前国内的体育场馆在草坪护理上普遍存在着一劳永逸的思想,管理者不注意草坪的养护,有人笑称,草场一踢黄土飞,管理者宁愿花大价钱雇人清扫看台坐椅,也不愿花钱养护。李建龙说:“草坪三分种,七分管”,后期的管理其实最重要,前者有明显的经济效益,后者要在漫长的时间里,花费人力、物力、财力不断对草坪草进行养护。而且这还是一个技术含量很高的活,得用特殊的养护办法来维持草坪的寿命:如使用一些青绿剂,降温,撒一些特殊的复合肥等等,而且不同的草种在不同的地域、土壤内生长情况也不同,因此书本知识有时并没有效,需要经过长期的实验,凭相当的经验来行事。培训与造就专业草坪养护人才必须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这样花大价钱铺设的草坪才不会“昙花一现”。金陵晚报记者王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