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的民风就是不准时和不靠谱,与之相比,莱昂纳多简直太与众不同了——这与他的家庭有关。1969年,莱昂纳多出生于里约热内卢一户中产阶级家庭中。与其他出生于贫民窟的球员不同,莱昂纳多的父母很会教育孩子,他们让聪明过人的莱昂纳多在接受良好教育的同时,还鼓励他培养独立的思维,也因此造就了他对批判主义的思考精神。莱昂纳多对足球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说自己很幸运,能在职业生涯初期遇到了奠定自己足球审美的灵魂导师——桑塔纳(1982年巴西队主帅),在圣保罗老帅开启了他美丽足球的启蒙理想,并带领他一步步走向足球事业的更高阶段。

莱昂纳多的足球事业在一次次游历和转型中蜕变,从圣保罗到弗拉门戈,从巴西到西班牙,再从意大利到日本,他在旅行中寻找到了自我,而丰富的人文熏陶,也让他原本有些尖锐的个性愈发柔和。柔和的脾气加上渊博的见识,让莱昂纳多在整个欧洲延伸出了深厚而广博的足球人脉,这也为他退役后的转型埋下了伏笔。

如今莱昂纳多是法甲豪门巴黎圣日耳曼的球队总经理,这支豪门在他左右逢源的人脉储备下搭建出了一套震惊世界的豪华阵容。此外,他还和自己的好兄弟,同时也是另一名巴西足球偶像拉易共同创建了一个名为Gol de Letra(笔下生球)的慈善基金会,旨在提供那些家境不好的孩子教育、踢球、接受文化熏陶的机会。目前该组织已在里约和圣保罗两地均开设了服务站,并得到了AC米兰官方基金会的支持。

然而人无完人,如今的完美男人莱昂纳多,其成长路上也写有瑕疵。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两件事情:第一件是在1994年世界杯上,他掌掴美国队球员塔布·拉莫斯,继而被主裁直接红牌驱逐;另一次则发生在2013年的巴黎,比赛中场休息时,他在通往更衣室的路上半路拦截了当值主裁,一把拉住,直接拖到了圣日耳曼的更衣室内,命令其像队员解释刚才的不公判罚。考虑到他平日里的出色为人,这两个意外或许可归结为他对足球的标高绝俗。

采访末尾,我们问出了自己一开始就存有的疑惑:作为球星和豪门俱乐部总经理,你接受采访前后,怎么公关助理始终没有露面?他笑着回答:“我没有公关团队啊,以后有事直接发邮件告诉我就可以,我有空尽量第一时间回复你。对了,替我向中国的读者问候一声。”

莱昂纳多:当然是1994年我们在美国夺冠那次。不仅因为我们征服了大力神杯,而且当飞机在累西腓着陆时,我还第一次亲身感受到了那种山呼海啸般的庆祝场面。我记得我们高举奖杯,在机场就开始了巡游,后来好不容易大巴开到了大街上,想不到那里的球迷更多、更疯狂,那场景实在太令人难忘了。

凤凰体育:4年后则明显不同,巴西在决赛中大比分输给了法国,罗纳尔多在赛前还突发了紧急情况。能谈谈你当时的感受吗?

莱昂纳多:我只能用“诡异”来形容。诡异之处不仅在于0比3输了个底朝天,还因为罗纳尔多突发的严重病状。他当时是我们球队最重要的球员,恐怕也是当时世上最优秀的球员。他状态全无,当然会直接影响到比赛走向。经过那晚,我相信我们从失利中学到了很多,这场失利得到的教训,也帮助我们4年后在日韩完成登顶。我相信对于罗纳尔多来说也是,他从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真正成为了有担当的巨星。

莱昂纳多:不可否认,“大菲尔”是一名为胜利而来的教练。他的强项在于营造一种良性的杯赛氛围,这对于巴西队来说很重要。他还懂得如何增强团队凝聚力,并让核心球员发挥出自己最好的竞技状态。当然让更衣室内充满欢声笑语同样重要,斯科拉里偶尔流露出的诙谐的确能让球员在大赛中绷紧的神经得到放松。我想巴西队一旦拥有了团队凝聚力和放松的心情,一切皆有可能吧。

凤凰体育:让巴西队放松恐怕不是一件易事。这可能是巴西人第一次将更多精力放在足球之外(比如政治)的世界杯吧?

莱昂纳多:我相信巴西人从来没有抵制世界杯的意思。我们了解这项赛事的重要性和历史意义,民众只是借巴西世界杯这个契机,来让政府作出改进。因为世界杯,巴西吸引了世界媒体的关注,这才让这次抗议行动的影响格外深远。其实政治和足球早在1950年的那届巴西世界杯上就混成了一体了,尽管我当时还没出生。但我知道当时那场政治和足球之间的博弈一直持续到1958年。当年种族主义还相当猖獗。我记得当时最大的受害者是黑人门将巴博萨,当时乌拉圭绝杀巴西的最后进球,所有人都狭隘地把失利归咎于他的失误。其实我们都知道因为肤色,他只能毫无抵抗之力地成为替罪羊。

莱昂纳多:是的,我们不能光看到混乱,还要看到社会的进步。1970年夺冠时,我们生活在军政府统治时期,当时我们的球迷压根不能表达对社会的不满,只能借着夺冠后的欢庆来到街上发泄生活中的不满;到了1994年,因为一个名为“皇家计划”的经济调整政策,让整个巴西陷入了经济低谷,所以那届杯赛夺冠显得很有政治意义。这些冠军都不仅仅停留在竞技层面上。2014年,我觉得巴西迎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我们的政府正在摆脱过去军政府残留下来的阴影,努力酝酿国家制度的大转型。社会舆论也逐渐开放,百姓也有了自由发表看法和不满的渠道。足球和政治尽管从来都相互依存,但对于巴西人而言,我们从来不会因为政治而抹杀了足球生存的机会——我想这也是足球的伟大之处吧。

凤凰体育:很多时候举办大赛对赛事主办国在未来拥有深远的影响,尤其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0年南非世界杯,你同意这个观点吗?

莱昂纳多:是的。我认为德甲联赛之所以能够在近几年迅速成长,与德国在2006年举办世界杯有着巨大的关联,之前一段时间我还为此简单地写了一些后世界杯报告,有机会我很愿意分享给凤凰体育的读者们。我觉得巴西不会拥有那样的宝贵财富,我们的体育政策并不关心这点。我很担心未来会看到这样的现实:2014年世界杯仅仅是一场国家级别的重大公关活动,并不能对巴西未来长期的体育发展起到什么深远作用。

凤凰体育:从1990年开始,您的身份从球员、教练完美过渡到了球队经理,所以您一定对足球的市场运作规则了如指掌。你如何看待欧洲联赛和南美联赛之间的差距?

莱昂纳多:在欧洲,足球因为媒体、资本当然还有球队价值等因素的变化发生了巨大改变。欧洲大陆真正成为了世界足球的中心,俱乐部俨然就是大公司,而球员、教练和球队经理看起来像是大公司下属的子公司。

巴西目前还没有跟上这种潮流,俱乐部运营和联赛架构几乎没发生什么变化。我觉得我们的足协毫无作为。欧洲球队的球员和教练之所以举世闻名,是因为他们的比赛通过电视、网络等全球媒体进行转播,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在欧洲踢球的巴西球员能够为人熟知,而一些在巴西当地出名的队伍、球队对外籍籍无名。而且我知道许多人对巴西联赛的混乱赛制至今还模棱两可,这显然是有问题的。

凤凰体育:对亚洲足球有什么看法?中国的足球市场潜力巨大,拥有很庞大的球迷群体,并且热衷于观看欧洲联赛和引进高水平外援。

莱昂纳多:仅仅是这些,对中国本国足球的成长并没有多大作用。凡是都需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这是我在日本效力时所学到的。日本当年为和韩国共同承办的世界杯做出了无数努力,并围绕世界杯,修订了一个长远而详尽的计划。我有幸看过一些,读到其中的内容和架构,你会发现日本足球这几年的迅速崛起绝非偶然。

足球同时也需要文化传统和民族激情来营造氛围,对于亚洲国家来说,这种足球文化可能没有欧洲和南美来得浓厚,这当然不仅仅是依靠媒体版权和钱能够轻松搞定的。我知道中国目前和巴西一样,整体社会也在面临转型期,当然对足球的重视也在因为政治因素发生着改变。我觉得一旦这股热情能够得到真正的重视,中国足球肯定会比现在进步得多,谁说没可能呢?

凤凰体育:你还希望在自己的履历中增加些什么呢?重掌教鞭?如果有机会你会愿意回到巴西执教吗?

莱昂纳多:我意识到我退役后现在还没有为我的国家做出些什么贡献,这的确让我有些壮志未酬。我在弗拉门戈和圣保罗踢了没多少年球后,就前往了欧洲,当时我还很年轻。我当然希望能再次回到巴西工作,但我丝毫不想成为那种仗着自己过去几年在欧洲的经历,回国后就对巴西足球现状指手画脚的人。我不是一个改革家,也不是罗宾汉式的英雄,我并不期待自己能为巴西带来一场改革、一次剧变或者一次救赎,我只想为巴西足球或者社会,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每每想到这些,我还是禁不住有些自责,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采访/Renata DElia 译/朱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