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伤病中恢复过来,到在最大的体育舞台上夺取荣耀,再到最令人心碎的领奖台致敬,这是一个充满挑战和正能量的短道速滑赛季。国际滑联官网于当地时间27日梳理出了刚刚过去的一个赛季里,在短道速滑赛场呈现出的五大经典时刻。

当中国2000米混合接力队为祖国夺得2022年冬奥会首金时,北京首都体育馆内一片欢腾。由于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在为期两年的时间里,中国短道速滑队的选手几乎没有机会参加国际比赛,这次胜利标志着北京冬奥会冰上神奇的 12 天的开始。

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混合接力颁奖仪式,中国短道速滑队最终以2金1银1铜收官。

这一切都始于一场激烈的战斗,意大利队在决赛中一路狂奔追赶领先的中国队,差点完成逆袭。但最终 2018 年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 米冠军武大靖以 0.016 秒的优势顶住了冲刺的皮埃特罗·西格尔,最终的结果表明冠亚军之间的距离仅差半个冰刀。

从纯粹的统计数据来看,这位韩国短道速滑女将早在 2021/22 赛季开始之前就已经确立了自己的伟大历史地位。崔敏静在2018 年就迎来了一次职业生涯的高峰,她在主场赢得了两枚冬奥会金牌,然后仅仅几周后,又获得了第三个世锦赛女子全能冠军头衔。

但北京冬奥周期,崔敏静面临的挑战要大得多。首先,崔敏静将她作为女子世界第一的地位让给了状态爆棚的荷兰选手舒尔廷。其次,崔敏静开始遭遇一系列伤病的袭扰,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限制也对她的恢复起到了限制作用。在本赛季伊始,崔敏静已经将近两年没有赢得世界杯个人比赛的冠军。

然而,这位23岁的选手被证明是大赛型的。她先是获得了北京冬奥会女子1500米金牌,然后在蒙特利尔赢得了第四个世锦赛全能冠军。

克服了疫情的影响,2022 年 2 月 13 日,当时 23 岁的刘少昂赢得了匈牙利有史以来的第一枚冬奥会个人项目金牌。这是自匈牙利首次参加冬奥会98年后获得的,这一壮举差点被新冠病毒破坏了。在北京冬奥会男子500米比赛摘金前20天,刘少昂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当他的队友飞往中国首都时,他被迫在隔离状态下进行观察。

23 岁的刘少昂制霸北京冬奥会男子500米决赛,并为匈牙利拿到历史上首枚冬奥会个人项目金牌。

值得庆幸的是,他及时完成了他的主演角色,然后连续两届冬奥会赢得金牌(上届平昌冬奥会,他是男子5000米接力冠军队成员),结束了他的赛季。

查尔斯·哈梅林长期以来一直处于短道速滑领域顶尖男选手的行列,因此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低谷时刻。但并不多。

作为世界大赛领奖台的常客,哈梅林在近20年的时间里,获得了51枚高级别赛事的奖牌,其中包括4枚冬奥会金牌和13枚世锦赛金牌。职业生涯的亮点一直持续到最后——2018年获得了世锦赛男子全能冠军,今年在北京冬奥会上拿到男子接力金牌,这对这位老将来说尤其令人满意。

然而,对于这位以史上最成功的加拿大短道速滑接力选手的身份退役的男运动员来说,他的最后一场比赛证明是他最喜欢的比赛之一。哈梅林在2022年蒙特利尔世锦赛男子5000米接力赛中帮助加拿大队获得铜牌后说:“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最好的事情之一。有机会在家门口完成比赛,我的家人在看台上,这是最棒的感觉。”

当看到苏珊娜·舒尔廷、雅拉·范科尔霍夫、塞尔玛·波茨玛和珊德拉·维尔泽波站在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赛领奖台的最高台阶上向天空挥手时,肯定会有很多人眼睛湿润了。这支奥运登顶的队伍当然是为了纪念她们备受怀念的队友劳拉·范鲁伊文。

舒尔廷和范科尔霍夫与范鲁伊文一起在荷兰短道速滑队长大,四年前她们在同一场比赛中合力获得冬奥会铜牌。2020年,范鲁伊文因自身免疫性疾病引起的并发症在一个训练营里突然死亡,这让荷兰短道速滑女队和整个短道速滑界都陷入了灾难。

北京冬奥会女子接力颁奖仪式上,荷兰女队集体致敬在2020年因自身免疫疾病去世的队友劳拉·范鲁伊文。

“劳拉非常贴近我们的心,”舒尔廷在北京冬奥会接力决赛后说道。范科尔霍夫补充道:“当然,我们每天都在想念她。是她给了我们力量,也正是因为她,我们才来到这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