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2月7日晚,任子威站上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1000米最高领奖台,中国队将金银牌同时收入囊中。

而对网友来说,除了夺冠的喜悦,决赛中看不到韩国“脏手”称得上是双重惊喜,而韩国短道速滑队随着黄大宪犯规导致全军覆没,也被称为:“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众所周知,短道速滑一直是韩国的强项,但让韩国短道速滑队名震世界的除了实力,还有他们的“手段”。

太远的不说,咱们就来说说上届“平昌冬奥会”,作为东道主的韩国队,怎么把他们的“手段”耍得明目张胆,耍得赤裸裸。

第四组出场的任子威在被奥地利选手超越干扰的情况下,稳住了心态并在最后时刻实现反超,获得小组第二。但赛后,裁判判罚任子威有犯规动作,取消了其晋级资格。

第六组出场的韩天宇起跑出色,虽和韩国选手徐一拉有相互超越的过程,但韩天宇心态稳健,最终以小组第一晋级。然而,裁判认为韩天宇反超过程中与徐一拉发生肢体接触,判其出局,无缘下一轮。

同样是小组第二成绩晋级的,中国选手范可新被分在了最外道,起跑吃了大亏,韩国选手崔敏静却被分到了有利的最内道。这还不止,范可新小组第三晋级后,仍被判罚犯规出局,无缘决赛。

中国选手曲春雨在比赛过程中,试图超越时与加拿大选手撞在了一起,摔出赛道,裁判判罚曲春雨犯规,加拿大选手直接晋级决赛。

至此,中国两个短道速滑项目,5名选手,4名被判犯规出局,仅剩武大靖一人独撑危局。

比赛的绝大部分是中国队领先,但是在最后三棒阶段,加拿大队与韩国队员有碰撞,并且韩国队有明显地干扰行为。虽然,韩国队领先中国队一个身位率先撞线,但鉴于之前韩国和加拿大的“碰撞”和干扰行为,极有可能韩国队会被判犯规,金牌应该是属于中国队的。退一万步讲,就算不是金牌,也至少能夺得一枚银牌。

看到结果后,主教练李琰用手抱住头部,实在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随后,李琰教练几次找到裁判理论,想问清楚中国队犯规在哪里,但裁判不予理睬。赛后的采访环节,老将周洋说:不晓得我们犯规在哪里?越来越不懂短道了。赛后整个大屏幕唯独没有放中国队犯规的画面。

而我们能看到的是,在最后的弯道中,韩国队交接时没有连上(甚至可以说还没有完成交接),进而韩国摔倒,绊倒加拿大,阻挡范可新。这都不被判犯规?被判犯规的反而是受害的中、加两队。

此情此景,这些“看不懂”的判罚,不仅把中国人看懵了,在外网上也一片哗然:

“韩国平昌奥运会就是个天大的笑话!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中国和加拿大要被判罚,而韩国不用。奥运会需要公平,而不是偏袒任何人。”

这场比赛实在是太脏了。从2002年世界杯到2018年平昌。如果你不想运动员被不公平地对待,请看一下女子3000米短道速滑接力赛。

既然有网友提到了2002年世界杯,那我们有必要来回顾一下当年的“盛况”。(对了,就是那届所谓的“韩日世界杯”,也是中国唯一出线的那次。)

在韩国对战意大利的1/8决赛中,主裁判莫雷诺先是吹罚给韩国队一粒点球,加时赛中又将托蒂罚出场外。实力强劲的意大利队在少一人的情况下,托马西单刀进球居然被判无效。这种判罚无异于triple kill。结果是,意大利1-2含恨出局。

在随后的1/4决赛中,西班牙的命运并不比意大利好。主裁判连续吹罚西班牙队两粒进球无效。韩国队金泰映的乌龙球却被判西班牙球员犯规,而华金助攻莫伦特斯绝杀又被判华金带球出了底线。最终点球大战中,韩国队神奇晋级。

最终,韩国队取得了第四的历史最好成绩,却被永远铭刻在世界杯“黑哨”的耻辱柱上,流芳百世和遗臭万年在韩国队上实现了完美统一。

2019年3月,在短道速滑世锦赛男子500米A组决赛上,黄大宪第一枪抢跑后,在第3枪与武大靖发生身体碰撞,厚颜无耻地从武大靖手中抢走这枚本该属于中国队的金牌。武大靖赛后说:“能不能让短道速滑的场地干净一点!”

随后又在男子1000米1/4决赛中故技重施,剥掉日本选手渡边启太的护目镜,以至于渡边与加拿大选手杜波依斯撞到一起,双双滑出赛道。

在3000米决赛中,黄大宪在最后冲线时刻又伸手把俄罗斯选手直接拦倒在地。

2021年11月,在短道速滑世界杯分站赛匈牙利德布勒森站时,黄大宪在试图超越武大靖时犯规,导致任子威、武大靖相继滑倒。

鉴于黄大宪的“赫赫声名”,他出场的时候,我国名将王濛忍不住吐槽:“这个选手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这位黄大宪曾经一度传出过拍打女队员臀部,以及用拳头将女队友击倒的丑闻,其队友林孝埈看不下去,当众扒他裤子(扒掉一半)。

这位林孝埈原是韩国短道速滑名将,由于种种原因,现在已经入了中国国籍。在中国冬奥首金的时候,穿了一身中国红发文祝贺。也是很有喜感了!

既然说到了韩国国内,我们再扒深一点。韩国的“脏”不仅对外,对内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以说:“内卷”严重,堪比《宫心计》;“关系”混乱,类似蛮夷“和亲”。

除了上面提到的林孝埈,我们在冬奥首金赛场上,还看到了穿着中国队服的俄罗斯籍韩国人安贤洙。

2008年,安贤洙在一次训练中受伤,被要求自费治疗。在自费3次手术后,由于积分不足无缘温哥华冬奥会。后因韩国奥组委选拔方法变动,实力非凡的安贤洙再次失去奥运资格。

2011年,俄罗斯在安贤洙低谷期发出邀约许诺冬奥,安贤洙取得俄罗斯国籍,并正式更名为维克多·安,重启开挂人生。

2014年,维克多·安代表俄罗斯队出战索契冬奥会,夺得3枚金牌。在刷新个人纪录的同时也改写了俄罗斯国家队的历史。

所以在本届冬奥首金赛场上,黄健翔说:“感觉韩国队这两年短道速滑没前两年那么快了。”王濛接着道:“是,那不都跑咱们这儿来了嘛。”

2018年末至2019年,沈锡希指控前教练赵宰范多次袭击自己和其他三名短道速滑选手,并含泪控诉对方从2014年至2018年平昌冬奥会前多次性侵自己。

这个以“受害人”姿态出现在大众面前的短道速滑名将,在赵宰范被定罪没多久就被曝和已婚教练关系暧昧,背地里辱骂和贬低国家队队友和教练。并且,疑似在平昌冬奥会1000米决赛中,故意带倒队友崔敏静,导致双双出局。

最后,和崔敏静的“碰撞事件”无法定性,但因为辱骂和贬低队友、教练,沈锡希被判禁赛两个月,无缘本届北京冬奥会。

韩国在网上被网友叫做“偷国”。因为他的种种行为,无论是体育竞技还是历史文化,都喜欢用“脏手”(可能不仅仅是手脏)。

平昌冬奥时,面对韩国人的肮脏手段,当时网上就有一句名言:风里雪里、北京等你!

如今,在中国北京干净的赛场上,韩国的脏手段翻车是必然的!看到全军覆没的韩国队,网友又说:全军覆没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可以帮助国际友人认识一下自己的真实水平。

“摔得好,啊不对,是正常现象。让我们好好看一看回放,韩国队是怎么摔倒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