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13日,当韩国首尔法院宣判杀害20人的“恶魔”柳永哲死刑时,不少被害人家属痛哭失声,站在被告席上的柳永哲则是一脸漠然。

这个韩国历史上最为残暴的连环杀手、食人恶魔即将伏法,然而柳永哲一案给韩国社会带来的冲击却远未结束。

34岁的柳永哲在一年内疯狂猎杀20人,受害者多为首尔地区富裕阶层老人、电话应召女郎和上门按摩女性,创下了韩国犯罪分子一人杀害人命的“最高记录”,也使他成为韩国史上头号变态杀人魔。

1970年,柳永哲(Yoo Young-Chul)出生在首尔的一个贫困地区,他从小就渴望过上挥金如土的生活。但家人无法给他梦想的生活,于是柳永哲18岁时,开始偷窃。三年后,同样因为行窃,柳永哲被判入狱10个月。

1993年6月23日,出狱后的柳永哲结识了一名按摩女,两人结了婚。结婚后的柳永哲花钱的渠道更多了,但他没有想金盆洗手好好谋生,仍旧干着自己的老本行。除了偷盗,他还倒卖黄片,诈骗等,在这期间,柳永哲也多次入狱。

2000年,柳永哲因强奸虐待儿童再次被捕,被判3年6个月有期徒刑。此时他已经有个6岁大的儿子,同年,妻子忍无可忍提出离婚。

在柳永哲18~33岁的这15年里,他先后14次犯下盗窃、欺诈、暴力伤人和强奸等罪行,累计服刑时间11年。循环往复的牢狱生活让他无法融入正常社会,性格变得极端孤僻、冷漠。

出狱后的柳永哲一无所有,妻子已经和他断绝了联系,儿子也不承认有这样一个罪案累累的父亲,加上身患癫痫可能随时被疾病夺走生命,33岁的柳永哲饱尝了人生种种不幸,他将这一切都归咎于贫穷,因为一贫如洗才会被所有人抛弃,必须要复仇,而报复的对象就是那些富人们,那些整天醉生梦死丝毫体会不到下层疾苦的富人。

此外,2000年韩国郑斗英连环杀人事件也是促使柳永哲行凶的一个重要原因。据悉,柳永哲2000年在狱中服刑时读到了一本月刊杂志,杂志中有一篇讲的正是郑斗英一案,郑斗英从1999年6月开始连续杀人,到2000年4月落网前,他先后在釜山、蔚山、庆南地区连环杀害9名妇女儿童。从此,柳永哲有了“挑战郑斗英”的想法,并从出狱后开始为自己的杀人计划做准备。

出狱后的柳永哲回到首尔,在江南区新寺洞找了个住处,当他目睹了附近高档住宅区居民的美好生活后,他扭曲的内心变得更加仇恨。

这天,柳永哲闯入了一户独栋住宅,用重达4千克的钝器猛击男主人——某大学教授、72岁的李某,将其打死后,柳永哲又用同样方式杀死了李某的妻子。第一次的杀人使柳永哲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快感,这是之前多少次小偷小摸都给予不了的,他十分满足,甚至没有拿走受害人家中贵重物品就离开了。

10月9日,柳永哲又在钟路区旧基洞附近,用同样方式杀害了一家三口人:母亲姜某(85岁)、妻子李某(60岁)、儿子(35岁)。

一周后,在江南区三成洞某企业经理的家中,女主人69的柳某也遭遇毒手,案发后下午一点半,受害人的儿子回到家中发现母亲遇害,半小时后,柳某不治身亡。

11月18日,柳永哲又如法炮制,用铁锤锤杀了两名受害人金某(87岁)、裴某(53岁),但行凶时不小心伤到自己的手,为了不在现场留下痕迹,狡猾的他放火把家中烧了个干干净净。

从警方掌握的证据来看,柳永哲突然中断的“事业”是出于谨慎。因为在上一次作案后,警方公布了监控画面通缉嫌疑人,因此自己必须要躲过这阵风头。

这次令他坠入爱河的也是一名按摩女,这次恋爱使原本以为自己一无所有不会被人爱的柳永哲重新产生了希望,他中断了自己的猎杀,搬到另一处住所,兴致不错时还会作诗绘画。他在一首诗中表达了思念母亲之情,还用画笔留下女友美丽的胴体。

但是,上苍的眷顾只是昙花一现。当柳永哲向女友求婚时,女方却因柳永哲的犯罪前科以及癫痫病史拒绝了他。

分手后的柳永哲深受打击,他变得更加仇富,除此之外,两次被按摩女抛弃的经历使他开始憎恨女人,认为自己的不幸和苦难都是拜这些女人所赐。他想过要杀掉自己的前妻,但考虑到还有11岁的儿子,他放弃了。但必须有人替她去死,于是在柳永哲的死亡名单上又增加了按摩女和应召女郎。

与此同时,柳永哲的作案手法也在不断升级。他不在满足于单纯用铁锤杀人,他开始制定更加详细、周密的杀人计划。他买了手铐、刀、电锯等工具,杀人不再是主要目的,更要享受折磨受害人所带来的乐趣。

柳永哲擅长绘画,他被捕后警方曾在他家中搜到几本画册。但显然这样的特长没用对地方,他以纯熟的画技绘制了警察证件,经过电脑加工后,足以以假乱真。

柳永哲的“复出首秀”并没有向以前一样选在首尔,他打算在附近城市仁川“小试牛刀”。

2004年3月16日,他杀害了一名23岁的三陪小姐,掐死受害人后,柳永哲将其分尸丢弃。

随后,复出的成功使柳永哲重新获得了自信,他开始肆无忌惮地对按摩女下手,他与受害人见面后,谎称自己是警察,然后将其带到自己的住所。在那里,所有的受害人先是被杀然后被分尸。

柳永哲被捕后,曾向警方透露自己吃过受害人的肝脏,目的是为了“提神”,使自己时刻保持清醒。

不过检查方表示:“由于连环杀人犯大多具有夸张和编造假象的共性,所以我们很难完全相信柳永哲交代的内容。我们还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因而还无法证明他是否曾经吃过人。”

柳永哲的邻居回忆道:“在深夜,我确实隐隐听到过他家的房间里传出惨叫声,他家洗澡间里不时传出重物倒地的声音。我还以为他在看电视。”

柳永哲把切成碎块的尸体打包后,通常会乘出租车到奉元寺后山掩埋。他的作案手法比去年更为老到、谨慎。这样的杀戮一直持续到7月15日。

这天凌晨,柳永哲计划再次作案,他约见了一名女按摩师,但在赴约地点等来的确是虎视眈眈的警察。此前,该按摩院已有两名按摩师在与柳永哲外出后失踪,老板心生疑虑。于是当柳永哲再次打来电话时,他立即向警方报了案。

“杀人狂魔”柳永哲用这种“自投罗网”的方式,为自己10个月的犯罪行径划上了句号。

因为近乎完美的犯罪手法,因此在柳永哲一开始被捕时,警方并没有将他与一系列连环杀人事件联系在一起。审讯时的警察一时疏忽,柳永哲竟然逃回了家中。据柳永哲后来供认,他逃跑后用偷来的钱买了一些安眠药,打算到仁川跳海自杀,但第二天上午,他在前往永登浦车站途中再次被警方逮捕,随后向警方交待了部分犯罪事实。

柳永哲交代,他的作案时间通常选择在白天,这时人们都在上班,家中只有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

检方还透露柳永哲丝毫不为自己曾经的恶行而忏悔,反而扬言自己还没有过足“杀人瘾”。一位官员表示:“柳永哲说,如果他没有被抓,肯定会继续杀人,杀害人数也许会超过100人。我们无法从他的身上看出一丝一毫的悔意,不过,这也是连环杀人犯的共同特点。”

警方表示,贫穷的生活十几次的入狱经历使柳永哲与整个社会格格不入,他仇视一切富人和女人,将他们看作是造成自己苦难的根源。

同时,家族遗传的癫痫病史也让他痛不欲生,哥哥和父亲均死于癫痫,尤其是哥哥,死时仅32岁,而自己已经33岁了,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柳永哲活在这种随时发病的恐惧之中,不知哪一天末日就要到来,因此必须“及时行乐”。

2004年7月18日,连环杀人犯柳永哲带警察指认抛尸现场。当天,一场大雨不期而至。在首尔北部古刹奉元寺的后山上,柳永哲身穿黄雨衣、头戴蓝棒球帽、脸被蓝色大口罩严实遮住。他呆呆地看了看周围,然后指向一处说:“就是这里。”语气异常平静。

雨水敲打着他冰凉的手铐。一名警官立刻用黄色胶带把柳永哲指示的一小块土地围起来,插上编号。

接着,柳永哲又指出其他地点,“黄色圈地”愈来愈多,插上的编号也从“1”一直标到了“11”。首尔警察厅的办案人员开始逐一挖掘,尽管早有思想准备,但当铲子触到某种东西时,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令警官们有些招架不住。支离破碎的女性尸体在现场随处可见,而腐烂的尸块上竟还留有凶手打上的编号!

柳永哲的家让警方感到难以置信,眼前这个干净的一居室竟然就是杀人分尸的现场。柜子里放着整齐叠放的衣服,家中还有植物和鱼缸。

警方在家中电脑里发现了四部凶杀电影,分别是《公敌》(Public Enemy)、《犯罪人生》(Normal Life)、《最糟的事》(Very Bad Things)、《嫌疑惯犯》(Usual Suspects)。

不知是不是巧合,柳永哲的作案手法跟电影里很相似,尤其是电影《公敌》中,主人公、连环杀手趁黑夜潜入家中杀害了自己的父母,他的行凶对象也是富有的老人。

在电影《最糟的事》中也有似曾相识的一幕,凶手的扮演者凯文·斯贝西曾用电锯分尸,而且被捕后,凶手曾伪装成瘸子来麻痹警方,这一点柳永哲也曾套用。

除了电脑里的文件外,警方在柳永哲的床上发现了几本剪贴簿,上面是他收集的报纸和杂志上的文章,内容是关于电脑、家具、射击、立体音响、豪车等,这体现出他对富裕生活的向往。在一本写着“专辑”的笔记本里,柳永哲整齐地记载了一些流行歌手、他们的代表作品和曲风。

尽管是个冷血杀手,但柳永哲内心深处也渴望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剪贴本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张报道全家去济州岛旅行的小贴士,柳永哲在空白处详细备注了需要多少花费。床头旁边还放着一本儿童画册,警方推测有可能是他儿子的。

看上去柳永哲除了擅长“打猎”外,画画也是一流。从他的画册来看,他的水平可以与专业画家相提并论,上面女性的裸体图也表现出他对女人的欲望。

警方表示,据他们已掌握的信息显示柳永哲在不到一年内至少杀害了23人,当问起确切的数字时,柳永哲表示,“太多了,记不清了。”

一向以低犯罪率著称于世界的韩国震惊了,人们纷纷要求恢复死刑。当时的韩国虽然没有正式废除死刑,但已经6年没有执行过了。首尔法院表示:“这是全国有史以来首次以极其残忍的方式谋杀二十人,考虑到此案对每个家庭和整个社会所造成的巨大痛苦,嫌疑人被判死刑是不可避免的。”

此前,韩国司法部曾主张废除极刑,提高人权,目的是为了降低犯罪率。现在韩国共有近百名死刑犯,但自1998年起,就没有执行过死刑。

就连柳永哲自己也反对废除死刑。据韩国SBS电视台报道,他们曾给柳永哲发过一份问卷,询问他关于恢复死刑的意见。柳永哲在“是否同意废除死刑,用无期徒刑代替”一栏填的反对。他说:“无期徒刑是惩罚罪犯最冷酷的方式,他们无法重生,只能慢慢老死。这是浪费政府的资金。”柳永哲表示让那些自己放弃自己的人用死来解脱是正确的作法。“像我这样的人继续存活于世是不公平的,因此我反对废除死刑。”

经过5个月的审判,首尔法院最终认定柳永哲杀害了20人,宣判柳永哲死刑。法庭说:“基于被告的杀人动机、谋杀的残忍手法和事件对社会公众的冲击,被告被判死刑是罪有应得。”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柳永哲案浮出水面后,这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杀人犯居然成了不少年轻人心目中的英雄。

从7月下旬开始,韩国一些门户网上出现了数个柳永哲迷俱乐部,俱乐部的成员大多是年轻人,他们大多认为柳永哲实在是“太酷了”。

俱乐部中比较著名的是“最佳杀手柳永哲迷俱乐部”,目前这个俱乐部共有240余名会员,他们在公告栏上贴出文章,希望“拥护帅酷柳永哲的会员们能在这里度过欢乐时光”。

不少浏览过这个网页的网民留言谴责俱乐部会员将杀人犯偶像化,认为他们幼稚浅薄,不明是非,号召他们理性对待这一事件,还希望他们考虑受害人家属的心情,尽快关闭俱乐部。一位网民在回帖中说:“你们敢用真名拥护柳永哲吗?”另一网民则指责道:“真的那么理直气壮吗?你敢把这件事(指加入俱乐部)告诉你的父母吗?你敢堂堂正正地参加俱乐部活动吗?”

俱乐部成员则反驳称:“10个月来杀了20人,他还没有被警察抓到,这不是很了不起吗?何况他杀的不过是有钱的老头和女按摩师而已。”还有些俱乐部成员理直气壮地表示,韩国社会应对这一问题负起责任,“要指责国家和社会,光骂柳永哲有什么用”,“柳永哲本身是不幸的受害者,也是身手不凡、聪明勇敢的英雄”。

柳永哲的血腥暴行,令韩国震惊的同时,开始反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惨剧发生?

随着贫富差距的扩大,贫困人家的孩子在成长的道路上越来越多的体会到不公待遇,这些饱经世态炎凉、缺乏关爱的孩子变得缺乏上进心,宁愿自暴自弃也不愿重新融入社会,因而导致大量犯罪问题的产生。

2008年以柳永哲为原型拍摄了悬疑电影《追击者》。影片主演河正宇(饰柳永哲),金允石将故事表现的淋漓尽致,电影一方面表现了韩国社会矛盾;另一方面,表现了韩国底层民众的悲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