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艺话剧《甲子园》上周末首演后,获得观众热烈反应,9月20日,《甲子园》专家研讨会在京举办,十余位戏剧界专家学者对该剧进行了研讨。专家们给予该剧极高的评价,认为该剧是人艺现实主义精神的薪火传承之作,“五世同堂”的演员阵容,也显示了北京人艺的辉煌。

9月20日出席研讨会的专家、学者、评论人来自方方面面,包括何西来、叶廷芳、解玺璋、钟艺兵、徐恒进、顾骧、黎继德、胡薇等等,说起《甲子园》,大家都不吝溢美之词。中戏教授张先说:“看《甲子园》有一种温馨平静的气氛,可能也是年龄所致吧,里面那些变成坟地也好,变成项目也好,我觉得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影响力,但那种温馨后面,我看到了一种残酷。”

北京日报评论部资深评论家解玺璋说,《甲子园》叙事平稳,不张扬,通过大量谈话和细节,让观众感受人物,在观众心中慢慢丰富起来。叶廷芳则认为,《甲子园》故事情节编织得讲究,谜底藏得很深,随着情节的进展层层剥开,“直到最后,即惟一的知情人快死的时候,才把谜团揭开,紧紧扣住了观众欲知究竟的心理。”

对于《甲子园》的演员阵容,中国社科院外文所研究员叶廷芳说起来也十分兴奋:“演员五世同堂,抖出了北京人艺雄厚的家底。男女主人公的表演都堪称到位。蓝天野简直风采依旧:体态魁梧,嗓音洪亮,举止轻捷,真看不出是年近九旬的老人!女主角王姬对角色的把握亦相当准确。她体态轻盈,举手投足都很漂亮,对某些细节琢磨得很透,对人物的刻画很透彻。雷佳扮演的李戴维,演活了角色的那种轻浮,甚是灵动。郑榕扮演的老红军、朱旭扮演的姚半仙都不负众望。老表演艺术家朱琳的出场引起轰动,因为人们不是看她现在的表演,而是回忆她往日那些黄金岁月:那雍容庄重的身段,那美好明亮的嗓音乃至美声歌喉。”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宋宝珍在看《甲子园》之前,曾搜集了前一批观众留下的各种评论,其中有些年轻人说比较沉闷,看不懂,但宋宝珍却认为,就像《茶馆》的闭幕演出,《甲子园》的演出是人艺的历史事件,也是当代话剧史当中的不可复制的艺术现象。

“我认为看这个戏需要阅历,需要静气,还需要1949年以来的历史知识。艾林对老楼的背离,她被纷繁的世像所迷惑,她理所当然认为自己是被亏欠,父亲亏欠她,历史亏欠她,命运亏欠她,但当经历了一系列事情以后,尤其是仿吾老先生跟她讲了甲子园的来龙去脉之后,她懂得了还债,她的人生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这令人非常感慨。”

北京日报评论部主任记者彭俐也认为,“给我印象特深的是老人、老树、老屋,这是我们很难见到的老人群体出现的戏剧。有些剧在剧场没有太多的感官冲击,但走出剧场以后会想很多,放不下。这部剧是后者。它是一部慢热的戏,是一部需要细品的戏,是一部需要回味的戏。不同年龄段有不同的理解,有很多东西只有上年岁的人才能领悟。这部戏很巧妙地,用艺术的手法表达了一些东西,也恰恰是我们最应该记住但没有人提及的东西,所以我说这是一部非常有分量的戏。”

中戏理论研究室教授夏波对《甲子园》的现实主义极为赞赏,“我看了这个戏,感觉对我影响最大的是,针对当代的中国创作,这部戏可贵的聚集了现实的很多东西,这种现实精神。我们很多戏是现实题材,但没有现实精神,缺了我们对当代人的关照,没有触及我们这个时代。当代生活那么丰富,社会高度发达下人的内心的痛苦、焦灼的状态都值得反映,人艺在这方面作为一个纪念,当代题材、现实精神在当代来说是值得提倡的。

中国剧协艺委会主任黄维钧也表示,《甲子园》完全是现实主义的,“我看到很多文章说:时至今日还如此写戏和排戏,已经很旧了。我的观点正相反,这种方法是很值得肯定的。剧中陈爱林和李戴维的价值观是有现实性和普遍性的,每一个人物都带着自己的生活沧桑,这都是不脱离现实的。”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何西来把《甲子园》喻作“浓得化不开的诗意沧桑”,认为这个戏从剧本到演员的表演、导演的整体构思,都有一种“不胜沧桑”之感。

“我一边看一边落泪,当时脑海里就蹦出柳宗元那首特别有沧桑感的诗《别舍弟宗一》,零落残魂倍黯然,双垂别泪越江边把甲子园变成养老院的这个构思很巧妙,这样就能像《茶馆》、《天下第一楼》一样,把很多不同的人物命运来集中展示,显示人物的沧桑感。”

中戏理论研究室教授夏波对《甲子园》中各个人物印象极为深刻,夏波说:“这个戏成功的是人物,北京人艺始终是在抓人物,从过去焦菊隐先生到曹禺先生,多少年,很多戏留下来了是人物留下来了。留在人心里的有时不是戏,而是人物。人物代表了时代的命运。怎么样把时代性写出来很重要。在人类社会我们在纠缠,作为观众,很多人看戏不是看台上的人物而是在找我们的影子。”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邹红也认为,《甲子园》不但继承了人艺的传统,也仿佛是有着六十年历史的北京人艺的写照。邹红说:“《甲子园》与北京人艺建院六十周年院庆活动相互配合,六十年为一甲子,甲子园一语双关。尤其是舞台上那株参天的巨树,那株生长了六十年的巨树,明显具有某种象征意味。它老而弥坚,枝繁叶茂。”

邹红还认为,《甲子园》有着空前也许是绝后的演出阵容,五代同堂、老中青同场献艺,都表明了北京人艺继往开来、薪尽火传的历史与现状,也再次证实了北京人艺现实主义主导风格,在今天仍有旺盛的生命力,证实了由焦菊隐先生倡导的注重生活体验的导、表演方法并未过时。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